opebet网页版

当前位置:首页 -> 新闻中心新闻中心
发布时间:2020-05-16 20:22:50 作者:

  5月15日,平安好医生(100.5-4.60-4.38%)公告称,由于王涛先生的个人原因,董事会决定其不再继续出任本公司董事会主席、执行董事、首席执行官,决定自2020年5月15日起免去王涛先生的上述职务。同时,董事会委任方蔚豪先生出任执行董事、临时董事会主席、首席执行官,自2020年5月15日起生效。

  5月19日,平安好医生发布补充公告,表述则变为了:由于王涛先生履行管理职责未达到董事会预期,经董事会决定,自2020年5月15日起免去王涛先生董事会主席等职务。

  另据报道,在王涛被免职后,公司董秘、首席运营官(COO)、首席产品官(CPO)、首席技术官(CTO)等管理层也已被全部免职,由平安集团指派的新管理层已到岗接任。

  “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更换高管,换帅对公司的影响最终取决于新高管能否帮助公司产生新的价值。”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、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2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。

  高管集体换帅疑云

  公开资料显示,王涛在2013年加入平安集团,于2014年3月至2016年6月出任平安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,开始布局互联网移动医疗。在加入平安好医生之前,王涛曾在美国微软总部、创维、金山软件(25.75-2.55-9.01%)、阿里巴巴等公司任职。

  2014年8月,王涛带团队创立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,即平安好医生。2018年5月,平安好医生在港交所上市。根据平安好医生2019年财报,王涛持股492万股,占比0.46%,目前市值在5亿多港元。

  “其实在王涛被免除职务之前的4月21日,公司刚好召开周年股东大会,因重选退任董事而被委任的包括王涛,当时在六位董事会成员重选时,反对王涛重选的股东有约2.36%,为六位重选董事之中,反对票数最高的一位成员。倘若股东及管理层认为未能达到预期的表现,为甚么周年股东大会仍重选他为执行董事。除非王涛在短短一个月以内,做了公司董事会认为十恶不赦的事情,否则被免职务的原因及疑点实在太多了。”雪球上的一位投资者表示了此番质疑。

  “管理层换帅的原因一般有几种,因为高管发生重大失误或让公司遭受重大损失;与股东层意见理念不合、薪酬激励上出现分歧;在公司的长期发展战略上或战略转型后,一些老高管跟不上节奏,无法为公司提供足够的贡献。像最后一种情况,公司一般是经过深思熟虑的,公司的发展需要新鲜血液的加入,这对公司后续的发展有一定的促进作用。”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、如是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张奥平2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。

  “换帅的一个比较主要的原因,往往是管理层达不到股东对他的业绩预期,或者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双方产生了一些矛盾或者不和谐。”茂榕资本总经理钱立明2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。

  钱立明认为,对一个公司来讲,换帅可能产生两种结果:如果新接任者能力很强,可以迅速把公司带到一个新的发展轨道上,这肯定是最好的;如果新接任者能力比较弱,或者因为一些客观原因,不能给公司带来更好的发展,甚至会引起公司内部的动荡,“这种情况也是比较多见的。”

  张奥平认为,“不论是因为什么原因更换高管,对公司的影响最终取决于新高管能否帮助公司产生新的价值。”

  “独角兽”是否名副其实

  在互联网医疗领域,平安好医生享有“独角兽”、“行业第一股”等诸多盛誉。2018年5月4日,平安好医生正式实现港股上市,成为互联网医疗领域第一家上市公司。然而,这背后却是平安集团近乎疯狂的补贴和支持。

  2019年财报显示,平安好医生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平安寿险、平安产险、平安健康险、平安银行、平安养老险,这五大“平安系”客户贡献的收入占总收入的39.7%。在关联方的重大交易中,向平安好医生购买产品和服务的公司达15家,其中12家公司直接冠以“平安”的名头。

  股权结构层面,公司主要股东包括安鑫有限公司、乐锦煊有限公司以及愿景基金。其中安鑫(平安集团全资子公司)直接持有平安好医生41.27%股权,乐锦煊直接持股12.06%,股权比例相当集中。另外,公司IPO上市前曾获软银集团投资,通过旗下的远景基金以4亿美元的价格换得公司6.30%的股份。

  “平安好医生过于依赖平安集团,可能会对公司未来发展造成不利的影响。”行业资深分析人士魏维(化名)2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。

  成立短短5年间,平安好医生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互联网医疗平台。财报显示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平安好医生的注册用户数达3.15亿,平均付费用户转化率为4.0%,日均咨询量72.9万。公司自有医疗团队达1409人,签约合作外部医生5381名,合作医院数超3000家,其中三级甲等医院超1900家,合作药店数目9.4万家,覆盖中国32个省,375个城市。

  目前,平安好医生旗下有四大板块业务。2019年财报显示,在线医疗收入8.58亿元,毛利率44.2%;消费型医疗11.12亿元,毛利率36%;健康商城29.02亿元,毛利率8.1%;健康管理与互动1.93亿元,毛利率81.6%。

  从表面上看,平安好医生拥有令人羡慕的流量数据,各项业务营收状况也十分良好,但它们却并没有给公司带来多少效益。事实上,自2015年以来,平安好医生连年处于亏损状态。财报显示,从2015年到2019年,公司亏损额分别为3.24亿、7.58亿、10.02亿、9.12亿和7.34亿,5年累计亏损近40亿。

  “的确,平安好医生有别人难以模仿和掌控的资源,但是在经历过跌宕起伏的发展周期之后,只有具备靠自身服务和产品独立生存的能力,才配称得上真正的‘独角兽’。”魏维表示。

  积极布局“生态圈”战略

  “疫情肆虐下,无疑为互联网医疗企业们带来了巨大的流量红利,但本身这个行业尚不成熟,尤其是在盈利模式上。在线问诊的费用在去掉分成后,难以完全覆盖运营成本。互联网医疗企业需要寻找盈利上的第二曲线。”张奥平表示。

  张奥平认为,“互联网医疗的未来趋势一定会与AI技术相结合。优质医生的资源、以及医生的时间精力是稀缺的,很难满足海量的用户群体,所以需要AI技术提高诊疗效率和质量,解决医师力量供给不足的痛点。”

  “互联网医疗公司难以盈利,这是由它的行业特性决定的。因为之前的互联网医疗主要还是基于消费互联网的消费医疗,流量很贵,所以很少有盈利的公司。”钱立明表示。

  虽然在线医疗表面的核心竞争力是“得病患者得天下”,但是在中国当下公立医院占据绝对优势、医生多元执业受限、医疗资源配置失衡,真正的逻辑在于得医院和医生才能获得病患。

  “随着政策的放开,互联网医疗有可能变成真正的医疗,包括跟公立医院的HIS系统对接,包括可以直接在互联网上开药并且报销,包括医保的认可,是极有可能实现盈利的,而且用户粘性也会更大。”钱立明认为,“互联网医疗的重点是在医疗,但现在的互联网医疗还只是一个工具,未来应该加强医疗的特性,跟线下医院更紧密地进行结合,才可能有真正的发展前景。”

  近年来,平安好医生也在积极探索与线下医疗机构合作,以实现核心能力线下赋能。2019年12月,公司与福建省福州市卫健委合作,建立区域互联网医院服务平台并拥有运营权。未来,福州区域互联网医院平台模式有望全面推广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方蔚豪于2012年8月加入中国平安(75.9-2.65-3.37%)集团,参与创建了平安租赁公司,在医疗健康领域,他积极落实平安集团“医疗健康生态圈”战略,建立平安健康(检测)中心。2019年初,方蔚豪出任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,截至2019年末,平安医保科技各项业务已覆盖全国200余个城市,服务超8亿参保人。

  摩根大通研报认为,新任董事长方蔚豪有助于平安保险整合其医疗生态体系的策略部署,将使包括平安好医生在内的三家旗下公司在互联网医疗、资讯科技、医院业务上更加协调。

联系方式
  • 邮箱:cfig@remendian.com
  • 网址:www.remendian.com